一把手“放狠话”,2023年大厂云往哪儿卷?

时值岁末,互联网大厂们也进入了“年末盘点期”,创始人开启“反思潮”,内部组织架构纷纷调整。
而在年底大盘点中,云业务何去何从,似乎成为了互联网大厂的“必答题”。
先是腾讯创始人马化腾在内部讲话中提及,CSIG(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不要被市场份额裹挟;后是阿里云组织架构调整,集团CEO张勇(花名:逍遥子)亲自下场担任阿里云智能总裁;进入1月,京东科技新一轮组织架构调整中,京东云业务的重要性进一步凸显。
这背后是,过去的2022年里,云计算市场格局生变,以及云计算发展正进入新的阶段。
市场格局方面,以阿里、腾讯为代表的互联网大厂云计算业务增速放缓,而以天翼云、移动云、联通云为代表的运营商云,凭借着在政务市场积累的优势,迅速崛起。
按照商业模式,云计算被分为三大类:公有云、私有云和混合云。其中,公有云是外界关注的焦点,尤其是IaaS(基础设施即服务)+PaaS(平台即服务)市场,凭借具备强规模效应的特点,得以在过去几年里保持高速增长,市场份额也因此快速向头部玩家集中,阿里、腾讯稳占一梯队。
不过,IDC最新报告显示,在IaaS+PaaS市场上,腾讯云被华为云反超,排名掉至第三,阿里云与天翼云依旧分别位居第一和第四。
格局变化背后,是云计算行业发展的驱动力正在转变。过去,大厂云业务高增速依赖的互联网行业客户增长见顶,而疫情下加速数字化转型的传统行业,正成为增长驱动力。
相较于早期的亏损换规模,云计算大厂现阶段的重中之重是实现稳定盈利,于是,开始主动收缩,不再执着于集成商角色,走起“被集成”的战略。
云计算是数字经济发展的基建刚需,算力正成为像水、电一样必不可少的基础设施,这在2022年的“东数西算”战略下进一步为外界熟知。于互联网大厂而言,云市场意味着新的增长曲线。而面对2023年,正走向新一轮增长周期的云计算市场,大厂云业务的新调整将会推动这个千亿级市场如何演变,也吊足了外界胃口。
组织变阵、高层换血,“大厂云”急了
“各家都很着急”,一位在头部云厂商从业一年的一线从业者对深燃表示,她用忙碌与内卷,来总结这一年的状态。
从年底这一波大佬的反思与头部互联网大厂的组织架构变动,也可以看出,为了抢夺云计算市场,大厂们都拼了。
阿里和京东都对云业务在组织层面进行了调整,云业务的战略高度,进一步提升。

其中,在国内云计算市场上稳居第一的阿里云,是由集团一把手张勇亲自下场掌舵。
京东云则从下到上进行了组织结构变化,现有的BU(业务单元)和BG(事业群)进行整合,成立京东云事业部、销售中心、解决方案中心和交付中心,四位负责人均向京东科技CEO李娅云汇报工作。
从年底创始人的讲话中,也能明确两大互联网云巨头腾讯、百度的战略方向,以及对亏损的忍耐度明显降低。
据界面新闻报道,在12月15日的内部讲话中,马化腾肯定了CSIG放弃集成商角色,转而走“被集成”的战略。“虽然做集成商在名义上的数字很好看,但很多都是毛损毛亏的业务,实际上是没用的,还是要看产品来决胜。”
他认为,腾讯CSIG的的优势在于“一门三杰”(企业微信、腾讯会议和腾讯文档)代表的协同办公能力,以及小程序连接的to C和to B业务闭环。做好自研产品,扮演好“被集成”的角色,才是腾讯应该做的。
进入1月,百度创始人李彦宏的一则年末内部讲话流出,在“反思”中,他虽然没有对具体业务作出点评,但也明确指出,短期可以因高增长而亏损,但长期来讲是不行的,没有现金流,公司会死掉,“业务健康度”成为了重中之重。
不只是年底的这波调整与反思,实际上,过去一年,互联网大厂云业务一直都于调整状态。
2022年上半年,阿里找来了曾任华为中国政企业务总裁的蔡英华担任集团资深副总裁、阿里云全球销售总裁,管理销售业务。其上任后随即启动组织架构和策略的调整,一方面,要优化销售组织,形成“行业主建、区域主战”的模式,另一方面,要向生态伙伴让利。
同样,腾讯也在2022年新设立政企业务线。此前在CSIG架构下平行独立存在的智慧产业各部,包括政务、工业、能源等,均被纳入这个新成立的政企业务线,由曾任SAP全球高级副总裁的李强担任总裁。李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曾提到,腾讯正在全国建设区域平台,希望能在一、二类城市逐步建设分支机构。
一位云计算行业观察者对深燃表示,结合华为云过去两年的快速增长来看,腾讯和阿里这些组织变动,都有点“学华为”的意味,而且,都是更加注重销售和管理,并进一步挖掘政企市场。
在Canalys相关报告里,占据中国云基础设施服务市场80%份额的头部“四朵云”中,除了阿里、华为、腾讯头部三家之外,就是百度智能云了。2022年,百度将有着内部“最能赚钱的人”之称的沈抖,从移动生态事业群派去执掌了百度智能云。降本增效大背景下,沈抖在财报会议中提到,百度云业务在三季度的运营亏损继续缩窄,利润率持续改善。
京东云在2022年也开始加速发力,年中找到了供应链的突破口,认为产业数字化的下一站是数智供应链,帮助企业从上云到上链,要成为新的后起之秀。
大厂云向下,运营商云向上?
腾挪转移的背后,可以看出互联网大厂在面对云计算市场的内外部环境变化时,都不敢掉以轻心。
一方面,2022年,互联网行业、传统行业都在降本增效,对应到云计算市场上,前者需求下滑,后者又补位不足,导致国内云计算市场出现增速放缓的局面。
Canalys研究分析师章一对深燃表示,国内公有云市场的增速,前几年能够达到30%左右,2022年可谓是断崖式下跌,估计只有10%。
IDC发布的《中国公有云服务市场跟踪》报告也显示,2022上半年中国公有云IaaS+PaaS市场与2021上半年增速(48.7%)相比下滑18%。Canalys报告显示,2022年Q3中国云服务支出达到78亿美元,同比增长8%,年增长率首次跌破了10%,已经连续三个季度放缓。
另一方面,国内云计算市场竞争激烈,有四大流派争夺这块“肥肉”。除了以阿里、腾讯为代表的互联网大厂流派,还有以天翼云、移动云和联通云为代表的运营商流派,以华为云、浪潮云为代表的ICT厂商流派,以及以金山云、青云科技、优刻得为代表的独立云厂商流派。
前文提到的互联网厂商流派,面对大盘增速放缓,对于云业务亏损的容忍度也在降低,主动进行战略收缩,各家业务增速下滑明显。
据阿里财报显示,阿里云在2022年前三季度的营收增速分别为12%、10%、4%,而在2021年四个季度的营收增速分别为37%、29%、33%和20%。
2022年前三季度,包括腾讯云业务在内的金融科技与企业服务业务,整体收入增速为4.6%,这远低于一季度时市场15%-20%的增速预期。
百度智能云业务过去的三个季度增速分别是45%、31%、24%,也出现了增速下滑。
独立云厂商过得如何,正如青云科技相关负责人所说,“2022年,对独立云厂商来说并不是容易的一年。”
根据青云科技财报,2022年前三个季度,其营收2.33亿元,同比减少21.01%;优刻得的财报显示,2022年前三季度,其营收14.89亿元,同比减少36.43%。
独立云厂商中规模最大的金山云,其2022年前三季度的营收为60.49亿元,同比下降5.5%。为了提升利润率,金山云也在主动收缩,将营收占比大、但毛利率低的CDN(内容分发网络)业务进行了大幅缩减。

互联网大厂和独立云厂商增速下滑的同时,另外两派却在快速搅动市场格局。
在IaaS+PaaS市场,ICT厂商流派中的代表华为云,以微弱优势超过腾讯云成为第二。IDC发布的《中国公有云服务市场(2022H1&2022Q2)跟踪》报告显示,在IaaS+PaaS市场,华为云排名升至第二,腾讯云则位居第三,阿里云与天翼云座次不变,依旧分别位居第一和第四,前四名的份额分别为33.5%、11.1%、10.7%、9.4%;而在IaaS市场,腾讯云也掉队至第四,阿里云、华为云、天翼云分列前三,分别为34.5%、11.6%、11.0%。
12月30日,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的新年致辞指出,2022年是华为逐步转危为安的一年,预计全年销售收入6369亿元,经营结果符合预期,其中,数字能源和华为云业务快速增长。
与此同时,运营商云却逆势保持高增速。Canalys定义的云基础设施服务主要包括公有云市场中的IaaS和PaaS服务以及托管云,截至2022年Q3,一直保持着阿里、华为、腾讯、百度头部四朵云的格局。不过,章一指出,据Canalys监测,2022年天翼云成为一匹黑马,超越了金山云跻身前六。
根据2022年上半年财报,中国电信旗下天翼云收入281亿元,同比增长101%;移动云收入234亿元,同比增长234%;联通云收入187亿元,同比增长143%。整个上半年,三大运营商都实现了翻番增长。
格局的变化,也是因为曾经互联网行业的发展驱动了云计算行业的高速增长,带来了公有云的高速发展,而到2022年,随着互联网行业客户增长放缓,云厂商们也在向传统行业拓展,政企大客户便是抢夺重点。
2023年,大厂云计算往哪儿卷?
进入2023年,章一指出,行业快速重回高速增长,依然有些难度,上半年的增速可能都在个位数。
从格局来看,阿里云、华为云、腾讯云、百度云这头部四朵云,不会有大的变化,“但伴随华为云的快速发展,阿里云的领先优势或许会有所下滑,华为云和腾讯云的差距或将进一步拉大”,章一表示。
而IDC对于公有云IaaS的市场份额预测显示,根据运营商2022年上半年财报,移动云与天翼云的营收差距比较小,同时移动云同比高达234%的增长率,1到2年内,腾讯云在公有云Iaas领域市场,将被移动云反超。IaaS市场份额排名前五,将分别是阿里云、华为云、天翼云、移动云、腾讯云。
章一认为,未来一年,政企大客户依然是行业抢夺的重点。长远来看,整个云服务市场,需要一个新的增长点,这个增长点或许是新的技术,又或是新的服务或解决方案,只有出现了增长点,云服务市场的需求才有可能激增。

对于给大厂造成了一定危机感的运营商云,章一指出,2022年,运营商云能够铺得这么快,和其在政务市场拥有多年积累密不可分。这几家运营商云以及华为,都是在to B和to G领域深耕已久。
而to C起家的互联网大厂还需继续补课,在做to B和to G业务时,渠道网络和后期服务与交付都是短板,这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改变的。
不过,事情正在起变化,除了互联网大厂的架构和策略调整外,大厂云和运营商云也正从竞争走向某种意义上的合作。
运营商云尽管也有自研产品,但大多以集成商的模式为主。而互联网大厂云业务的发展方向之一是不再执着于做集成商,和运营商合作进而变为被集成的一部分。
2022年11月,一则中国联通和腾讯成立合营企业的消息就曾引起广泛关注,该企业经营范围就是和云计算相关。而此前7月,腾讯云曾专门成立单独部门,负责运营商行业的规划和拓展,意在加强与运营商的合作。
正如马化腾在内部会议中所指出的,做自研产品进而被集成,这样才能将腾讯优势发挥出来。“去跟别人竞争那些‘不差腾讯一家’的事情,没有意义。”
当增长动力转变时,互联网大厂也在顺应市场调整。
大厂们还在开拓新的行业领域,开始深扎产业,阿里、腾讯和百度都瞄准了汽车云,发布相关的解决方案,京东瞄准了数智供应链云,字节跳动、快手则是纷纷加码视频云市场,既发挥在音视频领域的技术优势,又能减少与云计算大厂的竞争。
而在公有云为云计算市场主流的情况下,独立云厂商们也在寻找差异化优势以求活下来。比如青云科技,将云原生和公私一体的混合云定义为自己的差异化优势。
云计算市场的激烈厮杀还没有降温,拉锯中加剧分化的场面仍将继续。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聚仁同行网的头像-聚仁同行网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